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科技 >

选择了会计也就是选择了一种人生

2017-04-23 19:26
 
一桌佳肴成了同学相聚不可缺少的席,你听那盘子中会飘出欢声笑语。啤酒也是个好东西,金黄色的液体一旦到达胃里,便会绽放出喜
 
人的绯红,容颜立马变得美丽。都说 “诗在菜里,话在酒中” 一点不假。吃着,喝着,我们的话题也跟着丰满而充实。
    这是我们中学同学唯一的一次聚会,我们已是由五张票往六张上数着的年纪。她们几位是我沈阳老家的同学与知己,从小学到中
 
学我们都在一起,当年又一块去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。提起农村那广阔天地,我们眼里不知不觉都会溢满泪水,真不知是忧还是
 
喜,也许是喜忧参半吧?我曾经在日志【梦开始的地方】留下了这样的墨迹:
      “我忘不了大冬天早晨三点半起床,到生产队的塑料大棚里割蒜苗;
       我忘不了顶着刺骨的北风,人拉车去北陵刨河冰;
       我忘不了身披雨雪在地里抢收大白菜,直到夜里12点钟;
       我忘不了参加的修河工程,每天步行26里,午饭边吃边冻在饭盒上,渴了就吃河里的冰。”
       苦归苦,但是我们在那里学会了拼搏,学会了勇敢,学会了挑战,学会了坚强。
       今天说实在话,那时候的拼命劳作,是在苦苦的守候着一份渴望,好好表现也是为了有朝一日逃离那块土地,实现理想中的目
 
标而已。我们凭着当年有限的那点知识和不起眼的学历,努力着,苦干着。我们几个人先后都入了党。后来我们分别进了不同的工厂,
 
因为已经错过了学徒的年龄,只有从熟练工干起。 对于这样的工种我们岂能安分守己,尤其是我那破工种更悲哀,整天和橡胶打交道
 
,不是胶带就是胶管,那时候虽然不懂什么甲醛,聚氯乙烯,但是脸上经常会长斑,觉得很难看。不行,这要干一辈子不就毁了吗?一
 
定要逃出去。她们几位的工种也比我好不到哪去。怎么办呢?政界我们进不去,再说进去了也混不起。但是不能总在做熟练工吧,那我
 
们就想辙吧。大家都觉得还是文凭是香饽饽。经过三四年的努力,我们都拿到了大专、本科学历和会计证。也许是一种偶然,也许是一
 
种机遇,如愿以偿五个人都走进了会计的行列。后来都考取了会计师。从此选择了会计也就是选择了一种人生。
    一张张凭证,一份份报表倾注了我们所有的精力和全部的责任。一个计算器,一台电脑,一摞账本,十个阿拉伯数字,日复一日
 
的琐碎,循环往复的流程,一起描绘了我们的选择了会计也就是选择了一种人生生命时光。不知是运气光顾,还是努力再努力,小杰还真的走进了政府,做了组织部部长
 
,小琴去了一所大学做起了后勤通讯管理。我们为她俩举杯祝福,在人生道路上取得了这么大的胜利!凭着我出了几次黑板报,并拿到
 
市里参展,年底为厂里先进职工写了65个奖状,我也做了厂部的宣传干事,不到二年,我想人还得有点一技之长,还是应该吃技术这
 
碗饭比较牢靠吧,于是又返回到我的专业岗位,直到我随军来到了葫芦岛。来葫后注定了我一生的职业就是做财务了。现在我们都已经
 
退休了,小杰在搞她的业余画画艺术;小琴在农村买了一块地,搞起了农牧副渔;我们三位就继续着老本行了,在某公司打工做会计,
 
没想到务入财务这一行,也有这么强大的生命力。
        餐桌上的菜几乎凉了,酒也喝得差不多了,回头一看,几个少年还有家长围坐在另一张桌前,孩子们的小脸新鲜的那么可爱
 
。他们的天真烂漫,清纯靓丽 ,也把我们带入到深远的回忆之中去......
        是啊,那个年纪的时候,时光好像很长很长,女孩的故事也很长很长......
        白白的衬衫,毛蓝色的裙子,还有头发上那美丽的蝴蝶结。童心很干净,笑声也浩荡,还最喜欢听男孩子悠扬的口哨。那时
 
我们每个人心中也都有梦。一天在小琴家里学习,我们都扯下一张算草纸,写上自己的理想,然后贴在墙上。记得我写的是将来当解放
 
军,小杰想当工程师,小凡是想当老师,小艾是想当播音员,小琴的理想最好了,是想当一个卖烤地瓜的。提到这里,大家都笑喷了。
        这时候有人提议 “不早了,收杯吧。” 哦!我们还没有吃主食呢!说罢,服务员端来了一盘饺子。我想起了同学小贾总爱
 
逗大家乐,我就学着他的腔调唱起了那首卖饺子歌“昨天卖的三分俩,今天卖的俩分三,早卖早回家......" 没想到尾声又起了笑的
 
高潮。这还有完吗?走!打包!

上一篇: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这样一份情感 |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