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会 >

春暖花开的季节生命也该更朝气蓬勃

2017-04-23 19:20
几天前,一位好友与我分享了一首【百里香】的口哨曲,听着这旋律,便已恍若隔世。那些曾经感动过我的声音,如今听起来,总是
 
带着深深回忆的印记 ......
          我想起了照片上这位我最要好的朋友,她叫“君君”。她是一个爱吹口哨的人。不管什么歌曲,一经她的口腔,就好像被
 
什么酶的东西转换了一下,要多动听就有多动听!远比歌曲本身好听得多。时而悠扬,时而婉转,时而温和,时而尖锐。和着生命的搏
 
动,直入我的心灵。
       那个年代没有随身听,没有MP3,我感觉口哨就是世界上最有魔力的音乐了。尤其是听她的口哨歌,简直就是一种莫大的享受
 
!我想,当初要是有什么【幸运52】【非常6+1】【梦想剧场】【星光大道】,能捧红了“大衣哥”,“草帽姐”,那也一定能出现一
 
个“口哨妹”了。
          我不敢再想下去了。本是春暖花开的季节,生命也该更朝气蓬勃。可是她的生命不再鲜活。可恶的脑瘤夺去了她47岁的生
 
命。
        都说生命很坚强,其实生命很脆弱。君君她走了,而且走的很匆忙,和我连个招呼也没打。一走就是8年。我怀念她的笑,我
 
怀念她的闹,我怀念她的口哨......可是这些都随着她的逝去而被埋葬掉。有时我也在埋怨世道的不公,好人为何总要先行一步?
       她是我乡下的一位最好的朋友,我很感激在我的生命里遇到了她,陪伴我在乡村走了很长的一段路。我最后一次见到她,那时
 
她刚做完开颅手术,眼睛肿着,整个头用纱布裹着,脑袋还算清醒。我们聊了大概有10分钟左右,互相都撑着假装着刚强,没让眼泪
 
往下掉。我怕她累着,我轻轻的和她拉了一下手,只好转身就走。当我走到门口,回头看去,她正在用枕巾擦着眼睛,我的心里好难受
。我背过脸去,任泪水往下流,我哭了很久。这一别我们竟成了两个世界的朋友。
        在君君很小的时候,她的父亲就去世了。她的妈妈是一位淳朴勤劳的农村妇女,人特好。在农村那会儿,中午休息的时候,
 
君君经常拉我去她家,在那吃顿饭,我也不管人家做的饭够不够,反正农村做什么都是一大锅,有时还躺在人家炕上睡一觉。但记忆最
 
深的,还是我们俩坐在她家的后院一棵树下,我给她唱歌,然后她给我转换成口哨。
      一次下班后到她家吃饺子,回来晚了,没有路灯,地上飘落下一层白雪,我们俩搀着胳膊,有一点胆怯。她突然用食指压住舌
 
尖,尖利的口哨声在雪地上迂回一圈后,像一支银狐滑向远处,给我壮了胆。我拍了一下她的背 “你真爷们!” 
       还记得有一次,我们走了5里路,去看一场露天电影【渡江侦察记】,回来的路上她就一个劲儿的和我讲,你看那个女游击队
 
长,岸边一声呼哨,芦苇丛中就荡出了一叶扁舟。 我说【鸡毛信】你知道
 吧?还没等我话说完,她就绘声绘色讲起了电影“鸡毛信”的片段。学着海娃用尖利的口哨命令羊群奔跑。我明白了,那是拴在羊尾
 
巴下的鸡毛信没有让鬼子发现,口哨声吹出了抗日小英雄的机智与勇敢。

上一篇:向往美丽的绿色每个人心中的那份美丽 |下一篇:一起去享受这生命中最幸福的哨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