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视频 >

码头的灯火点燃了岁月

2017-04-23 18:47
 
 
 《军嫂》这个词儿当年很时髦, 社会上都这么叫。尤其是当我们到了部队去探亲,那些大兵们不问姓啥名谁,一律规范地喊我们“嫂子!”
        平时每一位“军嫂”也都是最喜欢听别人这样介绍自己“他家的男人是军官。”脸上立马红霞在飘。当然也更爱听那一首首军歌兵谣,感动着自己就是一个最幸福的女人了。        人都说,军装是一道亮丽的风景,一点不错。那肩章帽徽更是令人心驰神往,魂牵梦绕。可在军人的眼里,“军嫂”才是这道风景里最美的色调。军人的伟大,在于现身国防事业。远离亲人,无怨无悔。“军嫂”的功绩在于支持丈夫,默默无闻的奉献。“军嫂”总是把欢笑写在脸上,把苦楚埋在心底。
        自从接受了“军嫂”这个称谓,也就意味着选择了艰辛与孤独。每一位“军嫂”都一样,是在用刚强的水,洗着自己操持家务的艰辛。用柔弱的泉。洗着他那搏风击浪的劳苦。
        多少个寂静的夜晚,孤独就是窗外那一抹深蓝色。梦中常相逢,心事无从寄,只化作了一帘幽梦。当然了,每年的一次探亲假,就是一段最幸福的时光了。“军嫂”们会将泪水与汗水储起的思念,泼入大海,使蓝蓝的海水生长出绿色的歌谣。       
       记得我第一次休探亲假,是在一个夏天。老公提前通了情报“这帮小子特能闹,跟他们就得放开了,绷脸照别害臊,荤素搭配着。”果然一帮人来了,老公出去买雪糕了。大兵们捧着从山上采来的野花,一进门就将好大一捧野花送进我的怀里,我还没来得及感动,紧接着他们就按下我的头,叫我给他们来一个深深的大鞠躬。不料头撞在床边,立马就起了一个包。这何止是闹呀?简直是在挨批斗啊!这个时候我真不知道是笑是哭还是先绷着。我灵机一动“你们搞错了吧?这家的夫妻出去买雪糕了,这个屋子让我临时给照看一下。”听罢,他们个个脸红的不得了,恨不得有个地缝都能钻进去,连连跟我点头哈腰赔不是。可也是,我的一个大鞠躬,换来了十几个人的点头哈腰也算扯平了。当老公回来,看到他们都规规矩矩坐好,感到怪了?我接过雪糕给他们每人分了一根。他们忙问“嫂子呢?”“大活人在这站着呢,还用介绍吗?”等他们缓过神儿来,手头占着,嘴也堵上了。那个绍春弟刚吃两口,就把雪糕掉在床上一口,我说“漏了!你呀,怎麽直通?!”大伙哈哈大笑,笑得他不好意思道“你们到底是哪伙儿的呀?”堡垒从内部攻破,军心动摇,首战告捷了!  第二次休探亲假是在孩子两岁的时候,大家都住在一个部队内部的招待所里,真可谓钢筋水泥的筒子楼,流水的军嫂。水房、厕所是大家共用的。搞笑的事情也时有发生。一天晚饭后,我们一家三口在床上坐着,只见也是临时来队的一位河北籍的军嫂,从水房端着盆就走进我家,然后把盆往地上一放,蹲在地上就洗起碗来  ,我和老公相视一笑,她害羞地端起盆就跑,老公调侃着“喂!走错房间了,没上错床就好!”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晚上六点一过,大家就凑在一起打扑克,就像赢房子赢地一般。有两句最经典的话我们至今谁也忘不掉“革命的小手抓啥啥有!”“玩命了!打死拉倒!”我们经常会战斗到后半夜两三点钟早上做饭起不来,老公来不及洗脸就跑。一次孩子的小套袖愣是没找到,结果让他装在大盖帽里顶跑了。你说那张老弟吧,晚上值班还偷着跑回来打扑克,结果单位钱柜被盗,耽误了提职还换来了一个处分。哪多哪少?

上一篇:感动着空间看望和留言点评 |下一篇:日子寂寞凝聚成的坚定信念